移动版

ST锐电自救未果 将成2020'面值退市'第一股

发布时间:2020-04-13 04:35    来源媒体:金融界

继*ST保千成为2020年A股“退市第一股”后,第二家退市股也被提前锁定。

4月7日晚间,ST锐电发布公告称,公司股票已连续16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,按照风险警示板日涨跌幅5%计算,预计公司股价在后续4个交易日将继续低于股票面值,公司股票将因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股票面值,触及终止上市条件。

根据有关规定,ST锐电将于4月14日开始停牌,上交所将在股票停牌起始日后的15个交易日内,作出是否终止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。

截至4月8日收盘,公司股价收报0.76元/股,封单超过777万手,仍有20.26万户股东。

不出意外,ST锐电的命运已“板上钉钉”,也将成为今年A股的首家“面值退市股”。

自救未果

今年3月底,在公司股价已经连续多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后,ST锐电“祭出”最后大招,宣布大股东将把22.69%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总资产加起来还不到4000万元的中俄丝路、中俄发展,试图通过让渡控制权来“保壳”。

在公告发出后,公司股价随即迎来了三连板,截至4月3日收盘,ST锐电收报0.84元/股。若按照原计划连续涨停的“剧本”发展,ST锐电股价便有望在第19个交易日重回1元线上。

然而,上述收购的消息还刚“热乎”着,便被监管给叫停了。

4月3日,北京监管局出具了《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》,责令中俄丝路和中俄发展暂停收购,在改正前不得对实际支配的股份行使表决权。同时,上交所或将按规定启动相应的纪律处分程序和其他处置程序。

至于叫停的原因,则出在信披上。在公司发布《表决权委托协议》后,受托方——也就是中俄丝路、中俄发展应在3日内编制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,并聘请财务顾问对权益变动报告书出具核查意见。

或许是“临危受命”的时间太过仓促,两家公司并未在规定时间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。而根据最新披露,目前的权益变动报告书才刚完成“初稿”,财务顾问还仍在聘请过程中。

假期过后的首个交易日,公司股价开盘即跌停,意味着其最后的自救希望也破灭。

根据《表决权委托协议》的约定,若ST锐电未能成功保持在上市地位,则本协议自动解除。而受托方中俄丝路、中俄发展的最新表态称,“即使上述协议因公司退市而解除,其亦有意愿不以实际控制人的身份继续与公司合作。”

累计亏损105亿

据悉,华锐风电科技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(又称“华锐风电”,“ST锐电”)成立于2006年,最初主营业务为开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风力发电设备,一度为中国第一、世界第二大风电企业。

2011年1月,公司在上交所上市,彼时高达90元的发行价一度创下上交所记录,并拥有超千亿市值,真实上演了“出道即巅峰”。

而也是在上市当年,业绩变脸、财务造假,华锐风电却一个不落,全都经历了一遍。

根据披露,2011年,华锐风电营业收入同比下滑53.23%,净利润也较此前大跌了79.03%;同年,公司还曾通过制作虚假吊装单提前确认收入的方式,虚增当期利润2.78亿元,占披露利润总额的37.58%。此外,2013年,华锐风电净利润又暴跌至34.46亿元,2015年和2016年继续巨额亏损44.52亿元、30.99亿元。根据业绩快报,公司预计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22.85万元到3484.28万元。上市后的第十个年头,华锐风电也已经累计巨亏105.77亿元。

业绩不振的同时,公司股价继上市后也一蹶不振,走向呈现出明显的“L型”曲线。截至记者发稿,ST锐电仍有20.26万户股东。其中,第一大股东大连重工持股比例为15.51%,第二大股东系天华中泰,持股7.96%。

面对如今的状况,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从股吧了解到,不少股民表示“直接被套牢”,但也有股民称“已经特地买了一手退市股,当作体验”。

一批公司等退市

4月1日,在暂停上市一年后,*ST保千收到了上交所终止上市的决定,进入到退市整体期,成为今年A股首只退市股。

而随着今年4月份年报密集披露,或有多家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。

从发布的业绩快报来看,已被暂停上市的乐视网、*ST凯迪、金亚科技、*ST龙力、千山药机等个股2019年净利润仍为亏损状态,退市基本已是定局;另外,还有多家公司在业绩快报后发布了暂停上市的公告。

今年3月,*ST秋林因2019年经审计后的净资产仍为负被暂停上市;4月3日,*ST盈方因连续三年净利润为负值将被暂停上市,公司股票现已停牌,仍有6.94万股东;文化长城因连续两年年报被出具“否定或者无法表示意见”,或也将在不久后被暂停上市。

此外,在退市股中,面值退市股也逐渐增多。此前,中弘股份、华信退、雏鹰退、退市华业、印纪退、退市大控等个股均系面值退市。

据记者不完全统计,截至4月8日收盘,A股共有71只个股股价低于2元,其中,金亚科技、ST锐电则更是低于1元面值。金亚科技已第四年净利润为负,现已停牌,ST锐电将在第20个交易日不能站在1元“安全线”上,这两只个股退市已经成定局。

公司在退市之前,大多都不乏采取变更控制权、公司回购以及大股东“输血”等“自救”措施,但效果微乎其微,基本上以失败告终。

对此,业内人士认为,一般情况下,公司在自救措施后很容易收到监管的关注和询问,以此来提振股价并不能持续。监管手段加强,以及信披越发透明化说明A股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摒弃了“炒低”、“炒差”之风,无疑是一大进步。

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对记者表示,“是否能够保壳取决于上市公司是否能够实现盈利,所以无论是被收购抑或是股东表决权委托,如果不能实现自身业务的发展都是不长久的。”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